2020年07月16日 星期四       旧版入口 |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党山雅事

闲坐烹茗
  ■黄建明

  江南古镇多临水,党山也不例外。河叫街河,因背靠老街,所以在党山此河俗称“街河”。与一般的江南古镇不同的是,党山背靠老街,并不是在河的两岸建设的商业市镇。与街河呈“丁”字形中一竖的是里湖泊,虽说叫湖,实际并不是湖,而是一条河,直通绍兴,在萧山境内长约1300米,宽约13米,深约1.4米。萧山东片的河,名称比较奇怪,笔直、有力,与众不同,一般叫某某横河、某某直河或某某湾,直来直去,以人工挖掘为主。但把河称“湖”的仅此一条。原因是旧时当地人称萧绍海塘南为里湖,北为外湖,该河为沿萧绍海塘南边,所以“里湖”一说流传至今。而外湖早已填平,故此名没有流传。里湖是绍兴西小江支流,20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有轮船西通萧山,南通安昌下方桥、绍兴,东达斗门镇。作为联系绍兴和萧山的河流,承担起货运客运重任,热闹一直延续到本世纪初。前几年,在街河、里湖,还能看到敲锣打鼓的娶亲船,从绍兴方向驶来,经过繁华的里湖、街河,吹吹打打,热闹非凡。

  萧山由于经济繁荣,拆旧建新的速度非常快,因此,在萧山,真正意义上的古镇已经消失殆尽。现存的古镇,经过时间的消磨,衰落也在意料之中。欢潭的灯火辉煌、楼塔的民国风、河上的现代喜感、失去肌理质感的衙前,都已经失去了江南水乡原有的细节。这些越来越现代的古镇,无不象征着古越文化的落寞和现代审美的缺失。而这些东西看起来无关痛痒,恰恰是高速发展的现代化进程中,中国当下社会最稀缺的元素。而这种元素一旦遭到破坏,则无法逆转和复制。

  我眼前的党山老街,虽破败但无不堪,日渐衰落但无不伦不类,空气里飘荡着几百年前的繁华。虽说在经济发达的萧山,老街从繁华逐渐走向衰落很正常,但党山老街这种商业的蜕变,并没有消融老街的风貌,反而在独立的空间结构与鳞次栉比的店铺相互交错中,呈现出一种孤本的精彩。

  是的,党山老街,是萧山古镇的孤本。

  老街原本长千米,主街是党山路的一段,残存长约百余米。辅街与主街呈“丫”字形,名盐仓路,约30米长,已无店铺。石板纵横交错、高低不平、纹理清晰,有家的味道,充满着世俗,这就是党山老街给外乡人的第一印象。两边店铺依旧,产品种类丰富,卖的是老百姓生活中常见的物品,有面盆、拖把、水桶、剪刀,有枕套、床单、窗帘,有洗漱用品、碗筷、油烛、油盐酱醋茶,还有卖煤饼、配钥匙的小铺子,都是百姓必备之物。甚至我还发现了一个钉秤花的手艺铺,旧时的秤是杆秤,需要给秤杆钉秤花,这手艺在萧山已基本绝迹,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到,真是难得。我想,老街也许永不会消亡,因为百姓需要它。

  老街的排水也很有特色。漫步党山老街,你会发现整条古街没有一条排水渠,而是依照地形地貌,发明了“明沟排水法”,水顺着石板自然流走。老街建在萧绍海塘上,宽五六米,地势明显高于周边,有10条小弄,街弄相通,连接着街与街河,雨水就从这些不起眼的小弄流到街河里。即使雨再大,石板街也留不住水。这种自然排水法,反映了古人的智慧。

  结合两边还在经营的店铺,以及分析老街的排水,街河和里湖在历史上的航运价值和对商业的贡献,我们不难发现,在现代经济的浸渗中,这个看似会被现代人诟病的老街,突然变得理想和体面了。党山老街,以及老街雅事,为我们带来了珍贵,还有更多的风景和前程。

  当然,对于萧山来讲,这也是一个文化符号,我希望用一种外乡人视角的叙述来唤起历史上萧山文化特别是老街文化的一种追忆或者一种致敬。

  这是我对贵气逼人的萧山古镇孤本的致敬!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闲坐烹茗
~~~闲坐烹茗
~~~闲坐烹茗
~~~闲坐烹茗
~~~闲坐烹茗
~~~闲坐烹茗
   第01版:时政新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综合
   第05版:专题
   第06版:民生
   第07版:调查
   第08版:新媒+
   第09版:梦笔桥
   第10版:财经
   第11版:家居
   第12版:汽车周刊
   第Z01版:宁围月刊
   第Z02版:宁围百味
   第Z03版:防讯抗洪
   第Z04版:村社专栏
党山雅事
魂香
花早枯了,它还绿着
男人的“情人”
雁字回时
探访重兴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