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6日 星期四       旧版入口 |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往事悠悠

魂香

  ■王杏芳

  “大姑娘,买把香菜回去,自家地里种的。”一位大爷模样的人向我吆喝,一下收回了我的纠结。趁着周末,我来菜市场转转,顺几个小菜,缓解一下带高三毕业班的压力,回归一日锅瓢碗盏的烟火。豌豆尖、冬瓜、葫芦、青菜……菜摊上,青翠欲滴的新鲜蔬菜,一窝蜂地吸引了我,我竟然无从下手了。“不打农药,吃得安全。”老大爷补了一句。我不假思索地买了一大把,谁让我对香菜情有独钟呢。

  我与敬哥的故事,就是从香菜开始的。那时,他在杭州某部队服役,我远在萧山一僻壤中学教书。第一次约会在杭城,为了给他省钱,我特意找了个小饭店吃饭。他让我点菜,我就专挑实惠又便宜的,“香菜豆腐干”最便宜,自然也点了。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菜,端上来一看,翠绿翠绿的肌肤,齿轮状柔嫩的叶子,还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怪怪的“体香”,“这不是芹菜吗?”我忍不住嚷了一句,疑惑地问店小二,“芹菜怎么可以吃叶子?”小二笑呵呵地回道:“这是香菜,跟芹菜有点像。”看着我还迷惑不解的样子,小二又补充道:“香菜叶片较小而且圆,根细小,香味也比芹菜浓,香菜梗和叶全部可以吃。芹菜个头大,只吃梗,不吃叶的。”专业水准的讲解,我豁然开朗。我静静地观赏被切成一段一段的香菜:细细的根茎,蝴蝶翅膀样的叶片和凹凸不整如锯齿样的边缘。带着好奇的心情夹了一筷,一入口就觉得味道如樟脑丸味,很想吐出来不吃了;然而,冥冥之中这种怪味在诱惑我,又勇敢地夹了一筷,这次感觉味道好了点;再来一口轻轻地咀嚼,感觉不是怪味了,而是阵阵清香,香满唇边,令人回味。这香味让我想到了清新芬芳的可爱精灵薄荷草,盈盈的湖绿、幽幽的清凉,微微的辛辣,恰是泼辣又不失高贵的刚烈女子,恰如其分地与人保持着最适当的距离——不是所有的人都欣赏这样的女子,但喜与厌,往往泾渭分明,这香菜也是这样的。而味蕾也在反馈给大脑说我特别喜欢这种特殊的味道,敬哥是笑着看我风卷残云般地收拾光了这盘菜。从这以后,我就爱上了它,每次在外吃饭必点。之后,他跟朋友说,从第一次跟我吃饭就看出我会过日子,不做作,很真实,就娶定我了。真是一吃就钟情,一吃定终身。香菜的香,勾住了我俩的魂。

  香菜,也叫芫荽,原产地在地中海岸,西汉时张骞出使西域,带回了芫荽,因此也叫胡荽。有当代诗人写“江山秀气传朝野,丝路近开更远方”,说的就是它的来历,还道出了它作为菜蔬很受大众喜爱的事实。香菜香味独特,味道鲜美,还含有丰富的营养价值。香菜的吃法很多,以凉拌豆腐干,或是牛肉为多;还有就是作火锅的佐料。这次我做的这道菜是羊肉汤里放上香菜,烧制过程中满屋子弥漫着肉香、香菜香,觉得就是一种人间美味。我喜欢那个独特的香味,兰州拉面里放一撮,炒螺蛳里放几许,炖鱼、煲汤、馄饨出锅前都要撒点香菜提味,就连饺子都喜欢香菜馅的小馄饨……

  后来,我特意去查了资料,发现它远比味更吸引我。相传,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里,有户人家的孩子半夜发烧生病了,她母亲用香油和香菜混在一起揉搓,满屋子散发着香油和香菜的香气,第二天孩子的烧就退了。我不知道这个传说是否真实,我自己有次上火咳嗽,晚上吃了碗凉拌香菜,第二天早起感觉喉咙就舒服很多。

  香菜跟榴梿和臭豆腐一样总给人两个极端的表现,有人爱,有人嗤之以鼻,然而它不会因为别人对它的喜好而改变初衷,忘记自我,而是保持本色,特立独行、高傲不羁。人也应该学习香菜的这种个性,“我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无法感动一个不爱我的人”,那么,就做好自认为最好的独特的自己。

  我爱香菜,是因为它独特的香,与它结缘的特有经历,还有它风景这边独好的价值。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往事悠悠~~~
往事悠悠~~~
往事悠悠~~~
往事悠悠~~~
往事悠悠~~~
往事悠悠~~~
   第01版:时政新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综合
   第05版:专题
   第06版:民生
   第07版:调查
   第08版:新媒+
   第09版:梦笔桥
   第10版:财经
   第11版:家居
   第12版:汽车周刊
   第Z01版:宁围月刊
   第Z02版:宁围百味
   第Z03版:防讯抗洪
   第Z04版:村社专栏
党山雅事
魂香
花早枯了,它还绿着
男人的“情人”
雁字回时
探访重兴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