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6日 星期四       旧版入口 |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花早枯了,它还绿着

  ■孙道荣

  朋友嫌我办公室太单调,送来一束花、2枝百合、9朵康乃馨,还有一枝陪衬的绿植。百合都是6头的,几朵已经盛开,另外的含苞待放,朋友说,这样可以多养几日。

  我笑笑。我不养花,也不知道怎么养。

  朋友也笑笑,百合和康乃馨都不难养,每天换个水就成。

  从同事那儿借来个空花瓶,插上。邋遢如我的办公室,骤然有了一股香气,以及一点温馨的氛围。

  虽然小心伺候,几日之后,盛开的几朵百合,还是一朵接一朵枯萎了。而那些花苞,可能自知时日不多,争相开放。可惜大多开到一半,就无力地垂下了花瓣。9朵康乃馨,也齐刷刷耷拉下脑袋,像极了我们挨领导训话时的样子。

  不到一个星期,花都枯了,萎了,呈出败象。

  是告别的时候了。从花瓶里移除它们时,惊讶地发现,那枝绿植,还是郁郁葱葱的,遂将它挑出来,放回花瓶。

  偌大的花瓶,只剩下那枝绿植,情形就像深夜的办公室,空荡荡的角落里,总是亮着的那盏孤灯,以及被它拉得很长很长的某个人的身影。

  我说过,我不会养花,照顾不好它们。对这枝绿植,我更是无心侍候,常常个把星期,我都忘记给它换一次水。

  但它绿油油的,鲜活的样子,我忘了照顾它,它也一点都不感到委屈。

  给它换水的时候,看见它的底部,竟然生出了密密匝匝的根须。它本来是没有根的,我清楚地记得,它刚来时的样子,是被拦腰剪断的。而现在,它在一盆水里,完成了自我疗伤,从原本属于身体的中间部位,硬生生长出了根须。它就像一个截肢的人,从自己的腰间长出了腿,而且,不是一条,也不是两条,而是无数条。

  它就这样在水里扎了根,站稳了脚步。

  我上网查了一下,它叫富贵竹。名字真俗。它也不是竹。不过,它的样子,倒有几分竹的仪态,优雅,从容;不着急,也不慌忙;不计较,也不矫情。

  我打算用文字向它致敬的今天,它在我的办公室案头,差不多已经生活了小半年。它没有离开过那个花瓶半步,就像我和我的很多同事,自从进了这幢办公楼,就没有打算离开过一样。我偶尔想起来给它换次水之外,它没有得到任何特别的照顾,甚至连养花人常用的营养液,我也从未想过给它弄半滴。

  它却活得很滋润,无欲,不争,郁郁葱葱,无心无肺。

  当然,它一辈子也不会开花,不会结果。它就是一株草嘛。它出现在鲜花店,都是作为鲜花的陪衬的。但我从它的翠绿里,没有看出不满和怨恨,如果谁在我的花瓶里插上另一朵鲜花,它也不会嫉妒。它甘做绿叶,它就是绿叶。

  前几天,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位同行发的一张照片,是他伏案编稿时的工作照。他已经在那家报纸的副刊工作了快30年,至今还是一位普通的编辑。

  忽然想到,他就是那家报社的富贵竹。

  每家报社,似乎都有一两位这样的老副刊,老编辑,默默无闻,但郁郁葱葱。每个单位也都有他们的身影。

  他们都绿了这么多年,你没有看见吗?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时政新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综合
   第05版:专题
   第06版:民生
   第07版:调查
   第08版:新媒+
   第09版:梦笔桥
   第10版:财经
   第11版:家居
   第12版:汽车周刊
   第Z01版:宁围月刊
   第Z02版:宁围百味
   第Z03版:防讯抗洪
   第Z04版:村社专栏
党山雅事
魂香
花早枯了,它还绿着
男人的“情人”
雁字回时
探访重兴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