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16日 星期四       旧版入口 |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背包揽胜

探访重兴寺

  ■陈于晓

  重兴寺位于楼塔镇百药山山脚,从岩山村岩下自然村沿一条山道而上,走不多久便到了。之所以叫“探访”,那是因为,我们所见的只是重兴寺遗址了,这个遗址,也几乎被草木覆盖了。想着,会不会有一些石碑,埋在草木或者泥土之下呢?或许仔细翻找,还能得到一些“物证”,但无论如何,当年鼎盛时的重兴寺是什么样的,已经很难“还原”了。

  据记载,重兴寺已有1650年左右的历史,说到楼塔的历史,许询总会在字里行间走动着。许询,字玄度,东晋文学家,有才藻,善属文,是当时清谈家的领袖之一,常隐居深山。传说重兴寺的所在,最初就是许询隐居在百药山的故宅,他在某一年离开时,便舍宅为寺。在楼塔坊间的传说和一些文字的记载中,许询大抵就是在百药山修成仙的。修成仙的“事迹”,当然是不可考的,却为百药山增添了灵气。

  不过,在远一些的岁月里,重兴寺的情况似乎已被遗忘,据说到了唐朝中期,重兴寺经战乱和天灾日趋破败。在公元873年,寺院得以重建,当时由灵悟禅师重新开山,并取寺名为“重兴寺”,也就是说“重兴寺”这一名称,是这个时候才开始叫的。进入宋元时期,重兴寺的香火,又日益鼎盛起来,最多时僧人有将近百人。值得一提的是,楼塔人引以为傲的一代名医楼英,相传那些年,就是一边在百药山采药,一边在重兴寺著述的,写成的书叫《医药纲目》。

  这么着,百药山上,几朵白云便开始在我眼前飘荡起来,云深处的采药人,一会儿是许询,一会儿是楼英。许询是仙人,仙人是驾着云朵出没的。我猜测,那一年,许询也许就是有幸采到了百药山上的某一种仙药,服后升仙了。这种仙药或许还有着,只是我们都不知道它是在哪里栖身的。楼英,虽是一代名医,在百药山间,也不过是一名普通的采药人,他只是偶尔去一下云深处,因为总有一些草药是生长在云深处的,更多的时候,楼英走动在人家烟火里。或者,楼英就栖居在重兴寺,在袅袅香火中,把对草药的领悟和行医所得的点滴感受,写入他的“药书”中。

  如今,这一些“记忆”,连同重兴寺都已经走远了。我们在重兴寺遗址上,走一会儿,站一会儿,草木茂盛,翠竹摇曳,自然翠竹也是草木的一种。看不见的负氧离子萦绕着身与心,深呼吸,鲜甜的空气中,还是可以闻到草药香的。村民说坐落在此,旧年的重兴寺是很清幽的,如今这清幽中只剩着一口老井了。井水保持着清澈,但早就没人取用了。这口井应该不会太深,但站在井边,我总是胡思乱想。比如,我会觉得等水退下去,钻入这口井,一直往深处走,“豁然开朗”的那一处,或许就是岩山村的人家了。

  此刻,我就望着山下的岩山村,那错落有致的村居中,三三两两的村民,在往来走动着。而重兴寺遗址上的“风景”,我只听了。比如,清泉的汩汩,化作了溪流的潺潺,往低处流淌;比如,啁啾的鸟鸣,把一声空灵丢在我的身边,把另一声空灵丢到了远处。而白云无声,不一会儿,从山中飘到了山外。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背包揽胜~~~
背包揽胜~~~
背包揽胜~~~
背包揽胜~~~
背包揽胜~~~
背包揽胜~~~
   第01版:时政新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综合
   第05版:专题
   第06版:民生
   第07版:调查
   第08版:新媒+
   第09版:梦笔桥
   第10版:财经
   第11版:家居
   第12版:汽车周刊
   第Z01版:宁围月刊
   第Z02版:宁围百味
   第Z03版:防讯抗洪
   第Z04版:村社专栏
党山雅事
魂香
花早枯了,它还绿着
男人的“情人”
雁字回时
探访重兴寺